星期二, 1月 18

东莞篮球再下一冠篮球之城上演霸业风云

5月11晚,罗定体育馆,兵不血刃,东莞篮球又一个冠军落袋。这回是广东省女子篮球联赛,东莞女篮连续第三年击败老对手佛山女篮,完成了四连冠的小目标。

五月真是东莞和广东篮球快乐的时节。五一那晚,在浙江诸暨这个西施故里,广东宏远加时拿下第三场,再度击败辽宁,拿下队史第十一个CBA总冠军。赛后,老总朱芳雨很高兴,当即安排了庆功宵夜,雪茄、洋酒、可乐和小火锅,除了第二天返莞要打疫苗的队员之外,其他人终于可以和朱总拼一把海量。

回到东莞,市长肖亚非前来勉励慰问,说:“要搞就搞四连冠啊,历史上我们搞过四连冠,这回要超越一下。”杜峰老实答道:“先这两天睡个好觉。”大家哄堂大笑。

确实累啊。要知道,这次夺冠之路上,广东队还少了易建联和马尚布鲁克斯这组王炸,能从号称史上最强辽宁队的虎口夺食,靠的正是冠军底蕴三军用命。

今年广东三支CBA球队,宏远夺冠,深圳队常规赛第八,广州龙狮常规赛第十二,都没能杀进季后赛八强。在广东民间,有大哥、二哥、三弟之说。大哥是广东宏远,二哥深圳队前身是在东莞大朗镇的新世纪,三弟广州龙狮,从佛山迁来,再之前是陕西的球队。

说到球迷基础,大哥广东宏远无论是去到深圳还是广州打比赛,都能享受到主场的待遇。彼此之间,其实深圳还好,毕竟两队以往同气连枝,渊源不少。但龙狮队由于常年卖球员,尤其是去年龙狮拒绝广东宏远,让东莞出生的范子铭转会北京。前些年京粤争霸两地种下心结,因而此举有资敌之嫌,被不少广东球迷骂做食碗面反碗底(今年季后赛范子铭也确实战力十足,十二进八淘汰深圳,八进四憾负广东,都为北京立下汗马功劳)。

广东宏远是CBA创始球队,由已故的宏远集团老总林叔陈林创建,现在由其长子陈海涛接棒。正是他们这样一代代让东莞篮球薪火相传,才有了东莞这座实至名归的篮球之城。

CBA战火硝烟未散,广东省本土篮球大戏便拉开序幕。先是5月11日晚已告落定的女子联赛,紧接着,第七届广东省男子篮球联赛又将于5月21日开战。过去六届,全部都是由东莞队夺冠。

恐怖的是,除了2015年首届总决赛第二场,东莞队90:93小负广州队之外,其余大小近百战,东莞队再未尝败绩。过去六年在决赛中倒在东莞队掌下的,广州、深圳与河源各有两次。借用独孤求败大侠一句话:东莞队纵横广东联赛凡六载,败尽英雄,岭南天下更无敌手,诚寂寥难堪也!

CBA和广东省篮球联赛,一个是中国篮球职业化最高殿堂,一个是中国省级业余篮球联赛开展最完善者,东莞篮球霸业的宏图,依然是巅峰般的存在。

在东莞,每年正式篮球比赛多达数千场,拥有国内无可匹敌的球场数量和业余联赛体系。据不完全统计,东莞全市拥有60多家注册篮球俱乐部,超过100个篮球馆和近三万块开放的篮球场地。除了市级三级联赛体系之外,各镇街也都有各自的多层级联赛。外援、前国手、民间球王,荣誉、奖金和村镇之间的爱恨情仇,都在球场上一见高低。

这也可能是中国最火爆的市级篮球联赛。自2003年创办至今,大牌冠名赞助商不断,从最开始的中国移动,到后面的农商行、招商银行,再到红牛,现在的战马,联赛商务开发精悍富足,不仅能完成自身造血,还能带动起女篮和青少年赛事发展——东莞女篮涌现过不少国字号球员。2018年,大朗毛织一村1队代表中国出战三人篮球U18亚洲杯,纯草根村队出身,最终夺得亚军。

东莞有32个镇街,加上松山湖33队,男子篮球联赛被分为甲乙丙三级,各级之间每年有两个升降级名额。今年的乙级联赛和丙级联赛已经于4月战罢,道滘和桥头升上乙级,寮步和凤岗冲回甲级。原本丙级乙级打完之后就开始甲级联赛,但由于目前大多数镇街的体育场馆被用作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点,甲级联赛因而推迟至8月举行。

在东莞男子篮球的实力版图中,有几支豪强球队,其中大朗、南城和中堂三支球队从未从甲组降级。过去十八届里,大朗九次夺冠,南城七次,中堂和麻涌各一次。麻涌是后起新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nlongguopin.com/,cba广东东莞银行这几年和南城杀得难舍难分,去年终于击败对手首度登顶(2018年,亚运会上中国三人篮球队夺冠的4名球员中就有3名来自麻涌)。

从渊源上来说,麻涌队有广东工业大学篮球队班底。早在2017年,麻涌便和南城队在总决赛相逢,当时南城队有宏远青年班底,胡明轩、任骏飞、董瀚麟、邵英伦都在阵中,最终南城笑到最后,自此开启了队史第一个三连冠。

任俊飞帮南城队打了好几届,2014年东莞篮球联赛,任俊飞首次帮助南城队夺冠,当时他还哭了。据说是因为早几年前,他哥哥任俊威代表南城队不敌大朗队,痛失市运会年的联赛冠军,这回他替兄长夺回冠军,感念兄弟情深喜极而泣。

(东莞市运会年联赛冠军分量重于以往,今年正是第十届东莞市运会年,看看7月1号各镇街名单公布,将会有什么野火流星横空杀入。不出意料的话,今年依然会是大朗、南城和麻涌三国争霸的格局)。

九冠王大朗队,以往称霸江湖的班底,和东莞新世纪密不可分。2009年大朗队夺冠阵容里,有李慕豪、孙喆、刘尧、张玉鹏等青年球员,算得上是星光灿烂。东城队报名了前宏远球员张永刚和范立臣(就是前面说的范子铭他爸爸)。其实那一年南城队给朱芳雨、任俊威和董瀚麟都报名了,名单公示亦无问题,但可能是朱总实在不好意思,最终未见亲自上阵杀敌,让任俊威徒然留下只能由弟弟任俊飞几年后才得以帮助弥补的失冠遗憾。

除了日后在职业赛场名扬四海的球星之外,东莞本土草根明星中,一直有“四大天王”的传说。今年年初,东莞篮协从善如流,在2020东莞篮神评选活动中,正式授予张冠豪(南城)、梁志忠(中堂)、陈晓烽(常平)、叶金华(大朗)这四人东莞球王的荣誉,二十年的民间传说,今朝终于有了官方认证。

收入方面,据知名体育博主“CBA剑波哥”采访东莞相关篮球人士透露,大朗、南城和麻涌这三支第一集团的豪强球队,队员打市联赛的收入差不多,都是8万人民币起,奖金要看成绩。

当然,在市联赛之上,少部分佼佼者还可以参加省联赛,年年冠军拿到手软,收入再上台阶自是不提。能打到镇队的,退役乃至在队期间,除了一部分从事其它职业之外,其他人一般也会有篮球相关的工作托底。此外,镇联赛至少也分甲乙组,都有升降级,企业联赛、公务员机关联赛,乃至驻莞商会或者楼盘之间的比赛,各自都有相应的报酬和荣誉,只要能打球,收入少不了。

有些村里,还会举行杯赛。被邀请来的队员,打一场也有几百到上万不等,关键看队员的名气和实力。像凤岗雁田,在经济实力上号称东莞第一村,由村委举办的“雁田杯”时间跟东莞市联赛一样久远,被称为“最强篮球村赛”。很多爱好篮球的老板,会请一些野球王、CBA退役球星或者打过NBA的外籍球员来助阵。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9年时,拿过墨西哥联赛MVP的美国球员达利恩马克,就曾参加当年的雁田杯赛事。但似乎由于名气不大够,差旅吃喝全包之外,每场球大概只能拿到4000-7000元的报酬。东莞老板和观众眼界很刁,想法也朴素,请来大黑个,就是要看飞天遁地,挂筐背扣,最好每场能拿下50分。

有人说,东莞是一座充满草根气息的城市。但正是这种将篮球融入市井的方式,东莞篮球才有着充满生机的丰厚土壤,也才有了称雄岭南,争霸CBA,乃至在亚洲舞台上大放异彩的这群篮球精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